2011年2月27日

「阿波隆尼亞」(A)pollonia:一場人性戰場的思考


Nowy Teatr Warszawa -- (A)pollonia
正式演出時間:2011/02/19~2011/02/20
正式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演出長度為上半場150分鐘,中場休息30分鐘,下半場90分鐘 
從歷史、戰爭到文明的矛盾與衝突中,串連起千年述說,鮮明對比的史觀以及獨樹一格的劇場美學,結合語言與肢體暴力的多媒體影音創作,在舞台上搬演一場謀殺的歷史。《阿波隆尼亞》跨越經典與當代,從古希臘悲劇到20世紀納粹大屠殺,希臘悲劇作家尤里比底斯的《阿格斯提斯》、埃斯庫羅斯的《奧瑞斯提亞》以及波蘭女記者漢娜.克勞的《阿波隆尼亞》與泰戈爾等人的作品,構築出龐大的劇本結構,主題始終圍繞在人性的黑暗面與殘忍歷史上,創造了一齣具有震撼力、時而帶著諷刺的劇作,挑戰萬事的定義:罪行、公義和罪惡感。藉著集體反思,質疑最古老的神話,挖掘並正視當代的社會問題;神話人物在舞台上復活過來,化身同世代,希臘悲劇和歷史事件以全新觀點對位,古代的想像與近代的現實交織在舞台之上,藉以重新審視集體歷史和個人記憶。



從上述的節目介紹可以知道,「阿波隆尼亞」一劇是一齣跨文化與跨時代拼貼文本為主體的劇碼。主要是由兩個希臘悲劇故事和阿波隆尼亞的故事拼貼出導演想要表達的意思。全長四個半小時是一齣很累人的戲,又一直以一種緊繃神經的氛圍在表演。更別說下半場回來長達半個小時的演講。整齣戲一直要觀眾不斷的面對一個一個難堪的景象(當然這也是看戲的觀眾最愛看的),一段段的人倫悲劇一件件的慘案。從亞格曼農犧牲自己的女兒,到阿波隆尼亞被納粹殺掉,我們在舞台上看到人間地獄的不同面貌。而演員也一直在以自己的苦難不斷的對觀眾控訴。不過在樂團的串場下,我們觀眾的心靈被撫慰了被洗滌了。剛剛的悲劇在我們的心中亦被昇華了。如同最後的結尾,我們在女主唱的嘶吼與吶喊中我們的心靈終於得到了解放。
現場即時投影運用是「阿波隆尼亞」一大特色
「阿波隆尼亞」還有很精彩的一點就是關於影像在劇場的應用。幾段影像使用都成功的為戲加分無論是兩情侶的快問快答還是雅典娜的遠端視訊審判會議,但最有看頭的事劇中大量運用的即時投影。這種即時雖然已經看過幾次,去年歐斯特麥耶的「哈姆雷特」也有很漂亮的使用過一次,但在「阿波隆尼亞」的即時投影給了人一種在舞台劇演出現場拍攝電影的感覺。攝影師運鏡的精準與特寫的選擇都大大的超越其他劇場裡的投影,舞台上演員的演出的是一種層面的表演而投影出來的畫面(甚至可以用電影來形容)是另外的一種層面的表演。在劇場裡可以看到電影被融合在劇場這個綜合藝術/整體藝術裡,實在是不得不被佩服這個波蘭劇場的功力。


「阿波隆尼亞」讓我們離開現實,去思考神話和人性還有被遺忘的歷史與當下的環境。再讓我們回到現實一起面對這個些難題。




附上幾篇部落客關於「阿波隆尼亞」的文章:


噶瑪蘭的呢喃:(A)POLLONIA


鏡中書寫: 2011 TIFA小筆記(一):阿波隆尼亞 (A)POLLO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