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3日

《世紀教主》離開信仰的成長之路

世紀教主 The Master
信仰與偶像是世紀教主The Master的一個重點。如果一個人沒有信仰,常常會在一些特殊的時間裡找不到生活的目標,會迷失在這個龐大虛幻的現代生活裡。主角Freddie在戰後失去了敵人和工作,四處漂浮浪蕩著。一直到上了教主Lancaster的船,才開始有目的航行。

我們可以在信仰裡得到許多東西;安定、歸屬感、自己的存在價值。而偶像是一個我們得以膜拜,不斷學習的目標。電影裡的Master也就是教主Lancaster淨化了主角糾結、逃避、放不下的過去,並帶著他給了主角向上的動力。

可是不止是人需要信仰,信仰也需要人;更重要的是信仰需要有人捍衛。這其實是一個互相依賴的關係。教主與信徒的關係也是如此。在電影裡最精彩的一場牢房戲裡二人起了正面衝突,教主Lancaster不斷對著Freddie說「只有我對你好」。在台詞下不只道出Lancaster對Freddie的仰賴,也是「只有你對我好」的一句反話。


人的成長是世紀教主的另一個重點。我們小時候會把爸媽的話當成絕對,再來是把老師當成無可置疑的權威。離開學校後又有不一樣的偶像:明星、運動員、科學家、企業家、政治家等等。但總在一段時間過後,開始對這些深信不疑的偶像產生質疑,開始有自己不同的想法,發展出自我的主張。或許接下來又會遇見下一偶像,但這樣的過程都會讓我們的心靈成長進步。

Freddie跟隨在Master身邊的日子裡,瞭解了自己也漸漸瞭解整個信仰的事實。但他對Master的敬仰是沒有改變的,不然不會有Freddie離開後又前去英國見Lancaster的動作。只是他知道自己應該離開,他應該有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已經不需要Master的帶領或任何治療了。所以電影的最後Lancaster儘管好言好語或言語威脅甚至什麼前世相遇的言論都留不住Freddie。

紀念 Philip Seymour Hoffman
世紀教主從側面看什麼是信仰?每一個人想要更健康、更正常、變得更好;這也是電影最後教母Peggy嘴裡所說的。尤其一些受過傷弱勢的心靈,需要在無助的環境裡得到救贖。去相信他們在對的路上,可以有人教導,可以除去心中的那些陰暗空洞。就算電影裡講的邪教或新興教派都有這樣的功能。世紀教主是將好的壞的一起攤開在觀眾面前,而不只是抨擊他們的虛偽面。重點是一個人能不能見到這些虛偽面時,不跟著一起沈淪,或只緊緊擁抱著虛假的美好而放棄自己的人生。

但當人可以離開了信仰、離開了教主還能健康自在的活著,才能自由自在的海上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