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日

《藥命俱樂部》2557天的野牛騎士


「活著」是我們每天生活中最基本的一件事。如果有一天你活下去的契機被剝奪時,你會怨天尤人坐以待斃還是無所畏懼全力抵抗呢?《藥命俱樂部》 Dallas Buyers Club裡的主角Ron Woodroof他選擇了後者。

首先要了解是什麼讓Woodroof得了不治之症的?不是糜爛的性生活與危險性行為,而是無知。在他身處的那個時代與環境裡,愛滋病被看成是同性戀才會得到的,甚至會被認為是搞同性戀的天譴。於是Woodroof在圖書館裡靠自己找資料得知病因的真相後不禁失控敲桌。一個渺小無知的人類,在此開始了他不放棄活著的不凡人生。

先是對病的知識不正確,再來是對藥物(AZT)的知識不正確。AZT雖能殺死病毒卻也對人體有極大的危害。Woodroof自行濫用AZT的結果差點害死自己,走了一大圈冤枉路直到遇見墨西哥的醫生才撿回一命。也在這個體制外的非法醫生身上學到治療愛滋病的正確知識,了解到藥物管理局(FDA)和藥廠向社會大眾隱瞞的真相。

回國後便開始他和藥物管理局(FDA)的長期抗戰。從一開始到病友協會去揭發AZT的副作用,到後來自行進口與販賣包括「干擾素」等藥物。他費盡心力尋求可以恢復健康的方式,吸收世界各地的研究報告,以捍衛他人生最後的生存權利。從確診時醫生口中的30天,到最後的2557天正是他勇敢反抗醫療體制的最大勝利。



《藥命俱樂部》主角Woodroof有趣的是他倒也不是什麼洗心革面的英雄人物。他會為受傷的非法勞工叫救護車,但也無法讓拿不出會費的男孩得到治療。他的思維還是以個人利益出發,而非充滿正義的拯救世人。他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只是剛好造福人群符合我的利益而已的。這點不知是否是導演對美國社會的諷刺。在一段Woodroof自我質疑自己人生是否有價值時,藉由女醫生Eve的口中給了肯定的答案。

《藥命俱樂部》裡讓人動容的除了主角的精神外,還有他和愛滋病的相處過程中認識了和他同病相憐的病友們,尤其是原先他鄙視的那一些同志族群。一開始在業務需求下他不得不走進他們,與他們認識。後來他也並不是對同志完全改觀,只是尊重他們的存在,如此而已。破除封閉的思想後便了解在病毒的面前、在死神的面前,不管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都是一樣的脆弱和彷徨無助。

更可以清楚在他和生意夥伴––有變裝癖的Rayon之間看到深厚的友誼。我們看到他對Rayon嚴苛的關心,也看到Rayon對Woodroof心裡充滿感激。在俱樂部陷入困境時,Rayon為了Woodroof脫下女裝換上正裝,回去向不認同自己同性戀者身份的父親開口借錢。真是《藥命俱樂部》中最心酸感人的重頭戲。

雖然Woodroof還是在法律上敗訴給FDA,最後身體也敗給愛滋病毒。但就像最後的騎牛場景;在比人體強大許多的野牛身上多撐一秒,就能有多一秒英勇奮戰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