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

《KANO》蘊含農業精神的棒球傳奇


《KANO》在講一支棒球隊崛起,到甲子園揚名海外的故事。不過在KANO嘉農棒球隊後面的是一股很重要的台灣文化,不是棒球文化也不是日本文化而是農業文化與他的精神。

「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應該是最好的農業精神註解。有些事情是上天註定好的,像是乾旱、颱風、因為下雨而必須提前結束的比賽。這我想每年放颱風假的台灣人都能理解。甚至在當時婚姻也是必須認命的,所以青梅竹馬要嫁給別人,也只能不甘心的看著她出嫁為她送行。但有更多的事情是可以去努力得來的,像是苦練的球技跟費工費時的嘉南大圳。

過去台灣自豪的經濟奇蹟底下的打拼精神,就是傳統的農業精神轉化而來。《KANO》似乎想借用一隻傳奇棒球隊的故事,將這股台灣的傳統給記載下來。社會轉型下,台灣早已不再以農業為主,也不再重視農業。而這一步一腳印的農業精神似乎也漸漸被屏棄,取而代之的是網路時代下各種一步登天與突然爆紅的傳說。叫人默默耕耘等待不確定的收成這種事已經很少人堅持了。

KANO指的是嘉農,就是嘉義附近農民子弟就讀的農業技術學校。電影中以他們為主角代表著當時廣大但默默無名的農民階級。戲中跟嘉農對打的球隊幾乎都是學商業的學校或是普通高中,不管在現今或過去在社會地位上都是有差別的;一種城市人與鄉下人的差別。但在棒球場上都是沒有分別的,只要三個好球都可以三振對方,每個跑者回到本壘都是一分。

電影中第一場重要的比賽是與嘉中在風雨中進行,最後因雨勢過大而提前落敗的學長引退賽。這場球賽出現了許多泥巴與雨水和球員奮鬥的畫面。這就像是農夫在耕作時不可避免的洗禮,沒有經過土壤與雨水的灌溉滋養就不會有好的收成。這場比賽的遺憾也讓這支球隊得到成長的力量,讓他們從健康棒球到開始不甘心輸球,開始想要得到認同,開始有打拼的動力。這場球賽也跟主角阿基拉的失戀互相映照著;突然失去了一個青梅竹馬,才發現自己應該好好把握現在擁有的東西。最後一場球了,才想把握每一個贏球的機會。很多人都是這樣,有失去過才會珍惜當下擁有的;而阿基拉失去青梅竹馬小靜後只剩下棒球是他擁有的,也是他能認同自己的方式。

嘉南大圳的成功也代表著農業精神的成功,靠著勞動的身體戰勝了天氣的無情。農人再也不用為水源感到苦惱。嘉農棒球隊也成為台灣第一,要前進甲子園。並成功的在海外讓大家對這些農家子弟留下深刻的印象,除了球技一流外更有奮戰不懈和團結一致的精神。族群融合或許只是外在看來的形象,而真正在嘉農棒球隊裡的是從土地長出來歷經挫折的球魂。

魏德聖導演的前兩部《海角七號》和《賽德克巴萊》都是在講鄉下人團結起來對抗外來者(城市人)的故事,這部馬志翔與魏德聖(同掛名)導演的《KANO》當然也是。如果說楊德昌導演擅長拍的是都市人的故事,那魏德聖擅長拍的就是鄉下人的故事。或許這就是他想用電影記載留下的過去。也許一部電影無法復興農業精神,只能給多數的城市人帶來一種情感上的懷舊。但至少這部電影成功的用嘉農棒球隊爲台灣的農業文化留下一筆。就算總有技術上的破綻和過於貪心的劇本、就算每次都在炒作回不回本。但只要認真耕耘自己的田,教練最後說的金黃色稻穗會在家裡等著每個人的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