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2日

給死侍《惡棍英雄:死侍》的一封信


嘿!死侍,恭喜你在台灣的票房亮眼。起碼我前天要看的時候都買不到票了,還引發了葉天倫導演的新聞事件。問豬哥亮跟你哪個好笑實在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不過看完《死侍》後我的確對你有蠻多的認識和認同,而不再只是一個拿刀砍來砍去、擁有不死之身、又可以打破第四面牆嘴砲又愛 cosplay的神經病了。

你會讓人喜愛很重要的原因是你堅持自稱不是超級英雄,卻擁有人人稱羨的再生超能力。你不相信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句鬼話,所以整部電影也沒有拯救世界或解決危機的一般動作電影的緊張感。你像是《終極警探》裡面約翰麥克連一樣只是個很難死的倒楣鬼,不過他總是順手解決了世界危機。而你在整部電影做的只是想要變回帥哥而已。

恐懼「變醜的自己」是你在這集電影中的心魔,畢竟你曾經是個大帥哥。這點是這部電影中最有趣的地方,也是劇情的key point。如果你獲得超能力又治好了癌症後,就回去找了女友 Vanessa,就沒有接下來的故事了。如果你在脫衣舞酒吧去找 Vanessa時沒有先躲到廁所去,那也就不用去找 Xmen一起把她就回來了。害怕醜陋的自己不被心愛的 Vanessa接受,害怕英俊外表不再的自己會失去所愛的一切,這真是讓我一個發現自己漸漸不再年輕的三字頭魯蛇有很大的共鳴。可能我們也從來不怎麼在乎自己的外表條件。但當失去之後,我們才會開始焦慮、擔憂、害怕,用盡辦法想把它找回來,就像你一樣。

於是當反派 Ajax說出根本沒有方法可以回復你醜陋的外表時,我還是為你感到些些的失落。

當然就像你電影中掉到垃圾車裡一樣,你成長的過程中一無所有。於是你瞧不起這個世界的任何事與任何價值。你像個鄉民一樣嘴砲,那是你反抗社會的偉大方式。和 Vanessa這段關係終於體驗到人生的美好,你當然會像每個人一樣珍惜和害怕失去。於是你選擇當個小孬孬。對,像你說的,重點在選擇。每個超級英雄電影都是給年輕人看的,所以都在講跟年輕人最有關係的成長,他們每個人都做了他們的選擇,你也做了你的—就是堅持不加入 Xmen,並且嘲笑他們的體制與規則。

這個選擇代表了什麼?代表你選擇特立獨行、你選擇自身自立、你選擇不在別人的陣營底下做事、你選擇當一個自由的傭兵。所以你當然會受到我們的歡迎,尤其是台灣的年輕人。我們都不喜歡成為那些舊有體系之下的一份子,我們都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品牌。或者說我們都已經擁有一個臉書帳號了。

喜歡你的人或許是因為你就像日常生活身邊的某些人一樣愛開低級無聊的笑話,也有一些人喜歡嘲諷自己的無能、無力、無可奈何。就像你在電影當中嘲笑自己的預算問題。「那麼大一間房子,怎麼只會有兩個 Xmen而已呢?」但這兩個角色我覺得都與你有相當程度的對照。一個是負有責任感的萬年綠葉鋼人,另一個是尚未出師卻能力火爆的 Negasonic Teenage Warhead(我忘了很搞笑的中文譯名)。鋼人不斷的要求你加入 Xmen這個大家庭,我實在不懂他看上你那一點了?是金剛狼的缺一定要你來補嗎?而在一場攜手合作的大戰之後,那個看似什麼都不屑的年輕女孩 Negasonic Teenage Warhead則對你表示了認同。認同你不只是她,還有更多正在學習融入體制卻又不想失去自我的年輕人,和不再年輕又不想長大的我們。你的這部電影正好說明,這時候認同你的我們,還蠻多的。